瑞昌:采石场扬起阵阵粉尘 环保设备未解“雾天

原创 2020-07-31 01:48  阅读

  在瑞昌市的黄金乡、夏畈镇和码头镇一带有着十分丰富的矿石资源,近年来,随着上游安徽、江苏的矿石开采产业的转移,这几个乡镇的矿石开采产业进入了火爆期。然而,伴随着矿石开采产生的环境污染和噪音扰民等问题却成了周边村民的心病。

  更让村民们闹心的还有马路,约10公里长的303省道新修不久,经众多运输矿石“后八轮”碾压,变得坑坑洼洼,给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带来极大不便。

  从去年开始,瑞昌市开展了对非煤矿山粉尘污染的综合整治工作,大部分企业已经安装降尘设备,相关部门对手续不全的采石场已采取了关停等措施。

  “这里每天雾蒙蒙的,加上噪声,根本没法住人,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留下的多是老人和小孩。”

  7月15日上午,新法制报记者乘坐的车行驶在码头镇通江岭至黄金乡的303省道上。刚进入三源村地界,原本平坦的马路变得坑洼不平,不时有大型“后八轮”驶过。随着车轮的滚动,尘土随即飞扬,车窗外开始变得模糊。

  在能见度只有5米至10米的情况下,车子缓慢行驶,10多公里的路程竟花了1个多小时,沿途间隔不远就能看到一两家采石场。

  居住在路边的张先生将记者带至他的家中,门窗上厚厚的灰尘格外显眼。张先生说,即使天天关着门窗,他家里的客厅、楼梯、房间里仍然布满了粉尘,“这些还只是每天打扫后积下的,如果不打扫粉尘更多”。

  60多岁的李秀娣正在家门口清扫灰尘,离她家不足500米处是苏瑞矿业有限公司。在老人看来,这些年周边的企业是多了,但百姓并没有因此受益,反而是遭遇到了恶劣环境的伤害,“这里每天灰蒙蒙的,加上噪声,根本没法住人,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留下的多是老人和小孩”。

  村民刘大叔告诉记者,漫天的粉尘不仅影响着周边居民的生活,还给当地学校的学生带来了很大的影响,“都要戴口罩”。

  据多位村民介绍,黄金乡的多个小学,由于受不了漫天的粉尘,有的学生上课确实需要戴上口罩。这样的说法在黄金乡政府工作人员的口中也得到了证实。

  村民认为,当地采石场是造成粉尘弥漫的“罪魁祸首”,而运输车扬尘及由此诱发的道路扬尘不过是“并发症”。

  在村民看来,采石场带来的并不仅仅是粉尘污染,还有采石爆破声让当地的老年人心有余悸,甚至都有人因此住进医院,75岁的老王就是其中一个。出事的那天中午,他在家做饭,“突然听到放炮声,导致休克,幸好被及时送去医院”。

  全瑞昌市的40家采石场中,存在越界开采行为的采石场就有21家。采石场生产过程中难免会产生粉尘,毫无节制的开采更是加剧了这种污染

  据了解,从2010年起,随着上游安徽、江苏的矿石开采产业的转移,瑞昌市的码头镇、夏畈镇、黄金乡等地凭借丰富的矿产资源且优越的地理位置(紧邻长江),被许多外来矿石加工企业看中,当地的采石场也如雨后春笋般多了起来。

  目前,每天数万吨石料运往码头镇临江的码头,再由一艘艘轮船运往江苏、安徽、浙江等地,这些地方对建筑材料需求量非常大,所以当地采石场的生意非常好。

  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早前这些乡镇都是一些小型采石场,年开采量不超过10万吨,对当地的环境污染不是很严重。“然而,一批批外商过来投资采石场后,规模和数量就在不停地增长,重新审批的采矿权证上的年开采量就是最好的见证,现在基本都上了30万吨。”

  瑞昌市露天采石环境污染及车辆超限超载运输治理办公室(以下简称“瑞昌市采石治污办”)一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这些批准年开采量在30万吨的采石场,有时候实际开采量可能达近百万吨,这已然成为采石场的潜规则。”

  随后,记者拿到了一份瑞昌市采石治污办出具的《关于露天采石环境污染及车辆超限超载运输治理工作检查情况的汇报》材料。材料中显示,全瑞昌市的40家采石场中,存在越界开采行为的采石场就有21家。采石场生产过程中难免会产生粉尘,毫无节制的开采更是加剧了这种污染。

  道路严重破损就是由此引发的另一个“并发症”。村民告诉记者,几乎每天都有300多辆“后八轮”在这里行驶,超出路面的承受范围,这条投入使用仅5年不到的303省道已经破烂不堪。记者在一采石场门口做了统计,仅5分钟内有40多辆运石子的大型“后八轮”经过,而这些车辆都没有按规定拉网将车厢覆盖,不时地有碎石翻落出来,粉尘扬起。

  三源村一位村民对记者说:“每天后八轮不间断地从我家门口过,它们经过时,都会卷起浓浓的粉尘,所以我们家的窗户从来就没有打开过,大门也是经常关着,衣服只能晒在室内。”

  “这一系列并发症已形成恶性循环。”村民感叹道。

  “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理,村子周围的七八个石子厂都上了环保设备,但是没有起到多大作用。厂区内的灰尘并没有少很多,路面上的粉尘依旧,村民们还是饱受粉尘危害。”

  对于村民反映的问题,7月18日下午,记者就此采访了瑞昌市采石治污办主任有关负责人。

  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早在去年11月份,瑞昌市抽调6部门(环保局、交通局、安监局、公路分局、国土局、地矿局)人员成立综合治理办公室(即采石治污办),就露天采石场环境污染及车辆超限超载运输开展专项治理工作。为了控制采石场带来的一系列问题,瑞昌市采石治污办要求36家采石场安装了环保降尘设备和电子地磅及视频监控系统,还有4家正在基建扩改,2家采石场(严坂、徐家山)被要求停产。

  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有关责任人带领记者来到了地处黄金乡紧邻303省道的苏瑞矿业有限公司。在该公司的开采厂区内,记者发现,碎石加工设备上确实加上了吸尘、降尘封闭及喷淋设施,此外还加装了抑尘洒水车、车辆冲洗设施、水井、废水收集池、绿化等设施,生产线也安装了一些监控探头,但靠近生产线还是可以感受到,厂区内还是弥漫着少量的粉尘。

  此前,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就向记者表示:“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理,村子周围的七八个石子厂都上了环保设备,但是没有起到多大作用。厂区内的灰尘并没有少很多,路面上的粉尘依旧,村民们还是饱受粉尘危害。”

  似乎是为了印证村民的说法,同去的一行人刚从苏瑞矿业有限公司出来驶入303省道,一阵弥漫的粉尘就完全阻止了车辆的行驶,这也让瑞昌市采石治污办的工作人员感到尴尬,大家只能在一旁等候。

  瑞昌市采石治污办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为了减少道路运输产生的粉尘,每天都会用洒水车早晚各洒一次水,但仍不能解决道路上的粉尘问题。然而,这个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只会让问题更加严重,洒水只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起作用,但由此带来的问题更严重,因为水会沿着路面缝隙流进去,大量超载超限的“后八轮”轧过之后,路面受损程度会更大。

  “原来是一条省道,道路高只有25厘米,当时没有考虑到采石场的运输车辆的通行,被后八轮长期碾压损坏肯定严重。如今已经和采石企业协商,企业出资将道路重修为35厘米高”

  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瑞昌市采石治污办向省道路运输管理局提出的重修三段公路申请已经通过,并开始逐步实施,其中包括303省道通江岭至黄金乡段16.8公里、桂林北亭至柏杨橝山段3.6公里、491厂至江联派出所段6.2公里。

  “原来是一条省道,道路高只有25厘米,当时没有考虑到采石场的运输车辆的通行,被后八轮长期碾压损坏肯定严重。如今已经和采石企业协商,企业出资将道路重修为35厘米高,这样道路就不易出现破损,到时候粉尘也就自然变少了。”

  当记者问这些举措能否彻底解决问题时,有关负责人坦言:“只能暂时减缓,真正解决问题还是要从采石场入手。但这些企业又不能强行关停,只能进行疏导并加强综合治理,停止所有新采矿权证的申请,逐步淘汰这类粗放式经营企业。”

  黄金乡乡长李伯阳说:“早些年求着采矿企业过来投资,这些企业确实带来了经济效益,一旦关停这些企业将直接影响乡里的经济发展,毕竟全乡一半以上的财政收入来自非煤矿石。”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瑞昌矿石资源丰富,早前出于招商引资的需要,开发技术、节能、环保方面没有明确的要求。因此,目前必须加快这几个乡镇的产业结构转型,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

  7月16日,天空下起了小雨,雨后村庄的空气显得格外的清新。一位村民反问记者:“下雨天空气难得好一次,难道我们只有指望老天爷吗?”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申博真人娱乐官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哪些厂家需要用到环保设备
下一篇:申博真人娱乐官网淮安打磨粉尘处理设备价格多